应如故

原著向,当初看完DOFP也写过,就是一些零碎的感想吧。

 

 

他见过不计其数的死亡,不代表他对此麻木。他按照查尔斯所说的方式生活了十年,体会到也适应了那种不同以往的安逸与平静。间中二人从未谋面,只有在某些午夜梦回,夜深人静的时分,他时常会被那种熟悉的气息围绕。他们从未对话,更不再下棋。对于艾瑞克来说,他是否怀念曾经热烈的争论。彼此在棋盘上对弈,尝试过说服对方,却也知道这几乎不可能。然而他却按照对方的想法过活,亲身验证着他曾经不屑的生存方式。万磁王要隐藏变种人身份,与人类和平共处。一开始并不容易,渐渐地他才学会控制自己,越发接近那种理念。

倘若再选择一次,他也无法眼睁睁看着结识多年的工友命丧黄泉。他对死亡有着天生的警觉,即便回到波兰之后仿佛距此已远,也仍旧能第一时间嗅到它的气息。他用能力救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家庭。自从有了妻女,搭建属于自己的家园,他就更能深刻体会到这一点。

可正是这一点善念让他再次失去——奢求的平静,和平的理念,忘却的歧视。新闻里头“变种人与人类和平相处10周年”刺得人睁不开眼。他尝试过,一败涂地。各国政府做着表面文章,人口比重占多的人类就可以轻易批判少数变种人,企图毁灭他们。人类渴望强大又畏惧强大,渴望探索却害怕未知。但是他们仍认为变种人有利可图,这能帮助他们走得更远。而变种同胞想要的,或许是承认,或许是真实,或许是一视同仁,或许是走在阳光下。同类间尚且明枪暗箭,更罔论异类正面厮杀。

只有鲜血才能平息悲愤,只有远离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,或许他们才能过得更好。他和查尔斯的分离是对的,他不想为对方带去灾难,但有时候灾难会自动上门。

他想看看那个强大的变种人能带给世界什么,所以选择加入他们。但一切并没有变得更好,故人所剩无几;他曾经同这些人一起战斗过,生活过,成长过。他记得每个人的名字,因为太久没有发某些音,愈加小心翼翼地换气,到嘴边便化作轻柔吐露。千言万语,也凝聚在一个记忆中的姓名。

太久没有过的脑内对话,被意识纤维穿透、触碰、抚慰,没有任何攻击性,也不用武装。当他还没有成为万磁王,当他还无法很好掌控自己的能力,查尔斯用心灵的穿越术在那些痛苦、愤怒、死亡中发掘到被掩埋的美好馈赠——在遇见查尔斯之前。现在,无需对方的读心能力,他自己就可以办到。

记忆中的第一次挽留,查尔斯双腿健全,语态恳切。艾瑞克尚且独自一人,查尔斯却要为他找寻同伴。CIA基地前转身的背影,原来早被他肢解成慢镜头,脚步声扣问着心灵。那时候他一心复仇,并未细想留下的原因,现在他可以确认,二十年来没有改变的是,如果要对抗敌人,必须集合众人的力量。曾经他一个人办不到,那如今的查尔斯也不能。

 

 

 

这场灾难让查尔斯永远失去了他的头发,习惯性捋发,却只能触到光华的头皮。他适应它,如同适应自己无法再次行走。他的新造型让很多人眼前一亮,他自己都已经会拿来调侃。

曾经很长一段时间,书房里的棋盘都安静整齐地摆在矮几上。自从艾瑞克离开后,他已经不再下棋。大宅重建,艾瑞克和琴做了一份新的。现在,他看到自己的老朋友正在擦那些棋子。它们乖乖地悬浮在空中,任由磁控大师指挥。

“查尔斯?”艾瑞克回过头来,穿着的黑色高领。

查尔斯玩着轮椅上的把手,绕着艾瑞克转圈。

“你累不累?”艾瑞克笑问。

查尔斯张开双臂往后靠:“你可以帮我。”

一瞬间,他被一股力量吸过去,然后落入熟悉的怀抱。艾瑞克身上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闻,肌肤散发的温热气息,以及快了几拍的心跳韵律。他的头部皮肤直接触到黑色高领的织物,仿佛整个人都要陷入其中。这个拥抱隔了太久,他圈住艾瑞克的腰,感觉比过去所丈量的更瘦了些,渐渐用力,要把自己嵌进对方的身体。艾瑞克的手留恋在他的后颈,慢慢往上抚摸,在后脑流连。

“你感受到了么?”查尔斯问他。

“你的痛苦,还有希望。”

“还有什么?”

艾瑞克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。尽管重聚之后他们已经帮对方解决过无数次欲望,但每回查尔斯仍无法餍足。坐在轮椅上的他比从前更具侵略性和实际行动力。现在他偏爱在轮椅上进攻,从前总是弄乱棋盘,让艾瑞克收拾。艾瑞克和他一样熟悉这部工具,甚至会在做爱时候改造它,使之更称手贴心。过去已无法更改,他们只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抓紧每一分每一秒。

 

 

 

那时候,他们都还很年轻,威彻斯特尚显空荡。查尔斯应是按照当初曾提及的理想一一实现了。艾瑞克没有看到过,但他回到这里,回到查尔斯身边,是要完成的理想。他将见证焕然一新的泽维尔天赋学院,这次,他可以给很多人一个家。像是查尔斯说过的,其实也并不难。

 

汉克,那个平日羞涩寡言面对自己发明却能滔滔不绝的青年,不再解释Cerebro升级后的颜色,像当初介绍原始版本般巨细靡遗。

瑞雯不再是迷失自我的小女孩,不再需要查尔斯的保护。她单打独斗,以自己的方式庇护着变种同胞。

改变是必然的,但过去在他们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汉克仍会默默地守护着威彻斯特,如今的变种学校,继续永无止境的研究发明。而瑞雯终究能够放下顾虑,在这里开始她的新事业。她知道查尔斯不会再阻止她教导她该做什么,但他的怀抱永远为她敞开。

 

 

 

科特用灵巧的尾巴托起一杯茶送到嘴边,同时装作悠闲地翻看商场最新杂志。他看到教授和万磁王一同行走在焕然一新的学院里,想上前打个招呼。可是他们老凑在一块儿交流着什么,他第一次有了不敢去打扰别人的自觉。

他还知道,今天琴和斯科特偷偷去看电影没带他。他很不高兴,只能假装沉浸在杂志里。为什么他们总喜欢两人行动?科特想,他是不是也该找个小伙伴了?

 

 

“我真嫉妒你所建造的一切,教授。”科特眼中的万磁王对教授说道。

查尔斯的目光滑向艾瑞克,专注地看了一会儿才开口:“你的功劳可不小,老朋友,你知道我不会阻止你去追求理想。”

艾瑞克的唇边溢出笑意,往查尔斯的耳边靠得更近,呼出的气流令后者头皮发麻。

“你可以让我留下,以任何方式,只要你想。”

“那算邀请吗?”

“你可以进入我的大脑,那里或许有你想要的一切。”

 

END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

答案不仅在大脑里☞

 

 

 


评论(11)
热度(58)
  1. 私は、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应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
© 应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