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如故

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
Into My Arms

【Azazeal X Brian】Secrets 10

还有一章完结倒计时

我又来打脸更新了,高兴么?

关于背景音乐,差不多都是我写文时候听的,顺大便卖个安利嘿嘿

预警:迎接新生命的降临


离预产期越来越近了,Brian不由担心起来,不停地问Azazeal问题。

“我要自己生吗?”

“生出来的会是怪胎吗?”

“你以前有没有碰到过类似情况,能和我说说吗?”

“女人生孩子实在太辛苦了。”

……

等到预产期那天,Azazeal找来一位医生,把Brian悄无声息带到了一个地方。

“放心,手术过后你和宝宝都会很安全,我保证。”Azazeal说完后,Brian就被上了麻醉。

他醒来时已从白天来到了黑夜,Azazeal正坐在床边看着他。

“孩子呢?”似乎是本能一般,他将此话脱口而出。

“在婴儿床上。”Azazeal摸摸Brian的头发,“你辛苦了,多睡一会儿。”

“我想看看孩子。”说着他就撩开了被子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醒来的那刻是如此挂念那两个从他肚子里出来的小家伙。自从遇上Azazeal,他的身上真的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。他怀疑自己,怀疑这个世界,为什么魔鬼要选中他,让他完成这桩逆天之举。但是当新生命慢慢开始在他体内孕育,他感到了一种敬畏,一种从未有过的依恋。血缘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,无论走到哪里,都把人的心牢牢拴住了。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生命的延续,不管是以怎样的方式,我们都应该听听它的意见。

“你别动,我去给你抱过来。”Azazeal起身,先带来了一个孩子。

“这是Simon,你看他的眼睛和你一样,多漂亮。”Brian伸手,把这个小家伙搂了过来。

“小Simon。”他问道,“Tumnus呢?快也抱过来给我瞧瞧。”

Azazeal出现了一丝犹豫,他是这么和Brian说的:“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Brian的心一紧,赶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Azazeal没有回答。当对方把孩子抱过来的时候,他就明白了。

他的小儿子Tumnus竟然是半人羊。这让他想到希腊神话里的潘神(注),专司羊群与牧羊人,他有人的身体,头上长角,长耳朵,下半身及脚长的像是羊的脚。Tumnus就是这个样子。

Brian的眼睛有些湿,他不由自主地握住Tumnus的小手,然后晃了几下。那和普通婴儿的手并没有什么差别,但Brian知道这个孩子注定与众不同。

Tumnus竟然热情地回应了他。

只是婴儿的小手还没什么力量,只能在Brian的手掌里乱晃。不过已经比普通婴儿大了不少呢。Brian看了看他的两个孩子。

“Tumnus很可爱,是不是?”他抬头注视Azazeal,对方脸庞淌下了一行泪,而后被快速抹去了。

“你不害怕吗?”Azazeal问道,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到Brian都快不认识了。

但对方只是把Tumnus的小手置于他宽大的手掌之上,用自己的手将它们握在一起,然后摇了摇。孩子又快速地回应了。

Azazeal挤出一个破碎的笑容,仿佛无形间他和Brian有了再无法割舍的牵绊,那是新生命带来的。如果说之前照顾对方全是他心甘情愿,而Brian养胎纯粹是被动无奈。此刻一切都开始不同了,他能感受到对方带给自己的力量,那种坚定是任何人都给不了的。

 

阔别学校一个多月的Brian重新回归上课,他之前请了一个长病假。至于病例证明,Azazeal自然有本事帮他搞到。

班里新转来一个叫Ella Dee的女生,中短发,长得小小的,听说身份还挺神秘,父母是学校的赞助商。这些课余的无聊八卦借由别人的嘴传到Brian耳朵里,他也就听听过去了。

现在他满脑子就只有Simon和Tumnus,他那两个不省心的孩子。他也不知道自己自孩子出生后为何那么无法控制对他们的关心,或许出于本能,或许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心理早就改变了。原本打算生完就甩头潇洒走人的举动,似乎没再实现的可能。

其实他的脑子里不止孩子,但他不敢多想。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事发生了,好像有人在盯着他。他去图书馆看书,眼角好几次略过黑影。在湖边散步,仿佛又有人跟着——如影随形,却不见踪影。而他回到Azazeal身边好像就没什么了。还是说对方害怕Azazeal?或是他思虑过重?总之他也没有和Azazeal提,觉得尚未影响到正常生活,而孩子才是他的主心骨。

那天大课分小组的时候,他意外地和Ella分在了一组。中午进餐,对方把餐盘搬到了他的对面,那该算他们第一次正式接触。

“你好,Brian,我是Ella Dee,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?”

“当然不介意。”Brian给了她一个友善笑容,将落下的额发别到耳后。

“因为和你一组,所以想先开始熟悉起来,以后也好办事。”Ella睁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那时候Brian并不知道这个女人接近他其实另有目的。

 

“你在给Simon玩什么?”Brian一回到“家”就指责起了Azazeal,“那么大块的石头,砸到孩子怎么办?”

“别担心。”Azazeal坐在沙发上闲散地捧着书,“这是魔幻石,不是普通的石头。”

“我才不管呢。”Brian的眼神扫到桌上的一堆药,好奇地问对方那是什么。

“类固醇,给我们儿子吃的。他们长太快,关节都磨损了。”

Tumnus半跪在地上玩玩具,一直对着Brian将手张得大大的索抱。Brian弯腰将小家伙抱起,然后向上提了提,好家伙,果然长得很快。而Azazeal早就继续低头安逸地看起书来了。

 

Brian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派对,这次纯粹为了Rebecca那个什么女权主义的主题派对来凑人数。当然,他本人也是相当尊重女性的。

派对接近高潮,他嫌太吵,就逛去花园。他在草坪上散步,心里想着一些事情,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有个醉鬼朝他冲过来。

“嘿,哥们儿,你也出来了?”那人自来熟地问道,Brian没搭理。

“很无聊对不对?去他妈的女权主义,老子是来泡女人的!”对方重重地拍上他背脊,因为没有防备,他踉跄了一下。

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,Brian甚至还没怎么反应过来,一切已经结束了。

一头庞然大物不知从何处冲出来,撞飞了方才还在对他说话的醉汉。它沉重的脚爪于草皮迤逦出狰狞痕迹,身后的巨型羽翼可怖地展开,上演了一出活生生的“徒手撕人”。对方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变成了碎片。Brian望着地上的残骸,觉得非常恶心。

接着怪物朝他走了过来,Brain很确定。因为在他低头呕吐的时候,有阴影覆上了脚下的土地。他尚未想好如何应对,突变又陡生。怪物被莫名其妙的力量制服,伴随着从喉咙深处迸发出锥心蚀骨的惨叫,被远远甩了出去——这回悲惨倒地的换成了它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凑过来的竟然Ella Dee——那个新转校生,他这学期的学术伙伴。地上散落着装饰灯的电线,怪物一动不动地横亘在一旁,而Ella毫发无伤。她手上拿了一根东西,没有在Brian面前掩饰——看来也是不想掩饰。

“你是谁?”Brian警觉地问道,“别和我说你只是恰巧路过看到了这一切,我不会信的。”

Ella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冷笑起来:“你比我想象得敏锐多了,那就实话实说吧。我是女巫,而这个一直跟着你的东西,是堕天使。”

“你是说一个堕天使在跟着我?”

“没错,拜你和Azazeal的孩子出生所赐,被禁锢的那200个堕天使都被释放出来。这显然是其中一员,Azazeal派出来保护你的。”Ella继续道:“孩子还把两个世界的薄纱破坏了,活人与死人同行。这些Azazeal都没有告诉你吧?”

“对不起,容我打断,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了干什么?”Brian仍礼貌询问。

“你还不明白?孩子不应该存在。现在你是最有可能挽救这一切的人,帮我,你也就能摆脱Azazeal了。”

“我想并不是那么容易吧?”Brian将手臂交叉抱于胸前,Ella可以感觉到对方并不信任自己。

“我知道凭这简单的两三句话你是不会信我的,我们可以做交易……”

“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可以要求我做什么,我的确讨厌Azazeal,但我不会做任何对自己孩子不利的事。”Brian的内心像有一把火在炙烤着,一提到孩子他就无法让心绪平静下来。

“男人生育本就是违反亘古以来法则的。Azazeal不仅打破了两个世界的薄纱,还利用孩子释放出200个堕天使。你知道这些魔鬼会造下多少罪孽吗?那时候你就不会觉得你的孩子如何了。”

Brian很坚决:“那也是我的孩子,没什么好商量的。”

“那不是普通的孩子,你应该知道。”

“所以你一定会想方设法杀了他们,对吗?”

Brian的眼中开始闪现泪光,Ella窥到了对方的弱点,借机讲了下去:“别把我想得那么可怕……我们来想个方法,孩子并不一定非要死。”

“什么?”Brian局促地问道。

“如果你把Azazeal的那块魔幻石交给我,我答应你不杀孩子,总会找到别的解决方法。你说对不对?”

“魔幻石……”Brian脑海中浮现出Simon玩过的那块琥珀色石头,而后点了点头,“我想我可以,但希望你说话算数。”

 

“已经很晚了,你今天不回宿舍吗?”

Azazeal外出购物归来,看见Brian整个人正以斜倚的姿势陷在床垫里,书看得分外入神。他将对方手中的书籍抽走——是那段时间他给Brian念的Dracula。

“快点,我送你回去。”Azazeal一本正经地催促道。

“你就这么希望我走?”Brian一反常态的反问倒让Azazeal愣住了,他不可置信地将手搭在嘴边,笑意还是从眉角眼梢渗了出来。

他将手覆上了Brian的,很轻,并没有抓紧。

“你都给我生了两个孩子,我怎么会盼你走?”

Brian晶亮的眼睛凝视着他,Azazeal觉得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自己的模样。话语就这么不自觉地脱口而出:“这些日子,我很想你。”

“是吗?”Brian答道。对方很明显在和他调情,Azazeal察觉到了。

他吻上了Brian的唇,久违的亲密让两人都瑟缩了一下,接下来的一切便顺理成章。

第二天醒来,屋子里消失的不仅是早起去上课的Brian,还有一块原本并不起眼的魔幻石。



 

注:

潘神(牧神),希腊神话中司羊群和牧羊人的神,专门照顾牧人和猎人、以及农人和住在乡野的人。他有人的身体,头上长角,长耳朵,下半身及脚长的像是羊的脚。Pan也是森林之神,性好女色,放纵情欲,是午后的沉欢。有时候被诗人们看作精灵的统管者。潘神(牧神)爱好音乐,最擅长吹笛子、排萧(潘神箫),能创造出非常好听的音乐,据说他的笛声有魔力,容易让人(包括希腊众神)陶醉、忘我。常带领山林女妖(一类地位较低的自然女神)舞蹈嬉戏。后被认为是帮助孤独的航行者驱逐恐怖的神。人们把他同罗马神话中的浮努斯神相等同。

——摘自百度百科潘神条目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621567.htm?fr=aladdin

我觉得再下去都要贴纳尼亚的标签了。。开玩笑

个人非常喜欢剧里Azazeal在教堂给众人演讲的一段,对于新生命的解读,所以也加在了文里,不过融进的是Brian的想法。

顺大便我又开始卖安利了,法鲨在一个MV里扮演过潘神啊哈哈哈哈快去看,可野性了!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NjY3NTY5MDQ4.html


评论(35)
热度(18)
© 应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