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如故

Ron Sexsmith
Gold In Them Hills

Notes on Fire

 

大学教授Charles X送奶工Erik

 

Erik知道这家的主人Charles是个很好心的大学教授。

源于有一回滂沱大雨,Erik没有带伞,一身狼狈,而好心的教授让他进门避雨。

Erik浑身都湿透了,于是好心的教授又借出了自己的浴室。

Erik围着浴巾出现在客厅的时候Charles正在看书,他抬起头来,面上架着一副眼镜。

“嘿,你洗好了。”

Charles不得不说作为一名送奶工,这个青年的身材未免有些棒得过分。堪称完美的腰线,延伸到浴巾包裹的臀部,让人一时移不开眼睛。不过好像也没规定送奶工身材该怎样吧?

他赶忙拉回了思绪,拿起身边的一套衣物说:“你的衣服都淋湿了,只能委屈你暂时穿我的衣服。”

Erik赶忙道谢,对这家主人更有好感了。

“我在浇花的时候看到过你送牛奶。”对方为手上的书插上书签,“我是Charles Xavier,你怎么称呼?”

“Erik Lehnsherr.”

“Erik,快去把这套衣服换上吧,别着凉了。”

Erik只是一名普通的送奶工,每天早上为这片住户的信箱装上新鲜牛奶,如此周而复始。

按理说Charles并不会注意到他,受宠若惊不是没有,但他更欣赏对方的态度——那种自然而然的亲切,心如同被名为温暖的溶液浸泡,松软又舒适。

Erik换完衣服后回到客厅,他注意到Charles读的那本书是The Once and Future King,讲述了亚瑟王的故事。

这本书是Erik的最爱,他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,每次看又会有新的收获。

可能是他盯着书皮的炽热视线让Charles有所察觉,对方竟然主动问他:“你看过这本书吗?”

“是的。”Erik的眼神亮起来,让Charles不自觉地想要和他谈谈。

“你怎么看待亚瑟的一生?”

“他太过信任身边的人,以为宽容就能化解一切。如果他能够狠下心,或许最后的结局就会改写了。”

“所以你认为他不应该怀抱宽容?而他所追寻的希望其实根本不存在?”

“宽容的结果并不是连命都要赔进去,这样还有什么希望可言?”

Charles一时不知如何接口,Erik觉得自己有点把气氛搞坏了,摸着头尴尬地朝门边移动。

“对、对不起,我想我打扰得有些太久。”

“嘭”的一声门合上了。Charles都还来不及和对方说外面还在下雨,而他连把伞都没有,不又要淋湿了吗?

Charles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尽管刚才Erik说的话他并非完全赞同,但不得不承认,他有些欣赏起这个青年了。

 

过几天Erik来还衣服的时候Charles不在,是他的妹妹Raven替他收的。Charles未曾想引来她的一堆盘问。

“那个性感的男人是谁?”

“你把衣服借给他穿了?”

“你们打过一炮了?”

“你是不是喜欢他?”

……

Charles不得不佩服女性的八卦联想能力,不过他最后成功地用一句话堵住了对方的嘴:“我想我还没质问你和我的学生Hank是怎么回事,我亲爱的妹妹?”

 

“Charles,你家什么时候雇了一个修剪草坪的人?”Charles正从信箱里取出牛奶,隔壁邻居Logan叼着雪茄走过来,意味深长地抛了一个眼神给Charles。看对方一脸茫然,Logan摊了摊手,弹掉烟灰,转身朝自家门口走去。走到一半突然又回过头来告诉Charles:“仔细想想,那个男人和社区的送奶工长得有点像。”

 

隔天Erik来送牛奶的时候,前一天的空奶瓶上贴了张便条,他可以猜出这份优雅整饬的字体出自Charles之手。对方感谢他为自家修剪草坪,Erik开始思考对方是如何发现的。便条上还提到把初版的The Once and Future King放在了信箱里,希望他能收下这份礼物。Erik拿出那本书,摸了摸封面。打开的扉页上写着——

Wish you happiness, my friend

Erik仿佛能透过字迹感受到对方真诚的祝福,他想象Charles写下my friend这两个单词时舒心的笑容,心渐渐被填满。

次日Charles去信箱取牛奶,那本初版书仍静静地躺在那里——如同那个有些倔强的青年。Erik回便条表示自己并不是想获取什么报酬才帮Charles修剪草坪,只是为了感谢对方上次的帮助。

于是Charles写道,作为朋友希望Erik收下,他是不会收回送出去的东西,如果对方打算下雨天书被淋坏的话。

隔天Charles发现书被拿走了,但是多了一瓶Erik送的牛奶。Charles有些哭笑不得。

某天Charles心血来潮在牛奶瓶的便条上附了一道题目,那是他打算给学生做的,想要看下Erik的反应如何。在他们来往的便条交流中,他已经得知对方是一名大学生,暑期在这里打零工。巧合的是Erik学生物,他想这会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对方在便条中回复了答案,并兴奋地问及Charles是否也对生物感兴趣。Charles表示自己只是个生物学教授,希望不要对他造成压力。

Erik对他的年轻表示了惊叹。

 

 

Erik知道他这样肖想一个男人是不对的,但他无法控制自己。

大学开学以后他就不会来了,今天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Charles。他无法抑制自己摆出失落的表情,这大概就是为什么Charles今天和他打完招呼又突然叫住他,询问他是否有心事的原因。

他无法拒绝对方的问题,因为他无法放弃更多能接触Charles的机会。

“今天是我最后一次送牛奶,我要开学了。”Erik说道。

Charles若有所思,Erik真希望能这样一直看着对方。

“开学综合症吗?别担心,我相信你很快就能适应。”

Charles拍了拍Erik的肩膀,如同长辈对晚辈的关爱。其实他们也没差几岁,但Charles显然老成得多。

Erik只能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与他告别。

 

经过了一个暑假,久别重逢的同学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Erik拿出这堂课的课本,生活总要按部就班地继续。

所以当周围一片嘘声响起,而他于沸反盈天中与那人对视,彼此的脸庞都挂上了欣喜的微笑。

那人示意大家安静,用Erik熟悉无比的声音说:“你们好,我是新来的生物学教授Charles Xavier。”然后转身写下了他的名字。

 

 

注:文中提到关于亚瑟王的见解纯属作者拙见,查了一些资料的结果,我没有看过那本书,如果有任何觉得不妥的地方,请指出告知,非常感谢!

 

这篇文大概是一个月前写的,突然想到它被我放着一直忘了发。看着自己原本写的,觉得现在似乎不会有那种心情了。背景音乐出自电影About Time,很好看啊OST也超好听。祝食用愉快。晚安。


标签:cherik 现代au

 

评论(26)
热度(58)
  1. 要有光KIKO超精神! 转载了此音乐
    好听wwww文也好看www
  2. EnC4ever.LKIKO超精神! 转载了此音乐
© 应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