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如故

尖叫声、恐惧、彷徨、无助。一个被剃了光头的女人从水面中浮现出来,她的脸部及头部被画上了几个血红的十字,然而表情平和,与外貌形成极大反差。有人打开破旧的碎布,掏出被珍藏的匕首,昏暗的火光中隐射出银色的刀身。

 

火,愈演愈烈。你仿佛能感到自己被侵蚀,被吞没,但你无能为力,无法嚎叫求救。

 

Brian猛地睁开了眼。天还未亮,他整个人缩在自己狭小的床垫上,佝偻着背紧贴墙壁。他揉了揉眼睛,已然毫无睡意。

 

又是个该死的晚上!

 

他起身走到自己的小桌子边,想要倒杯水喝。

 

“Brian.”

 

轻柔而动听的叫唤,仿佛蕴藏着无限深情。Brian承认如果不是在大半夜,他一定会被这个声音迷住。但是现在,他下意识的反应就像个受惊吓的少女,然而嘴巴被一只有力的手捂住,刚好抑制了未出口的叫唤,却不至令他窒息。

 

Brian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,下一秒对方是不是要把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了?这个该死的夜晚!该死的入室盗窃犯!他该怎么做?可是现在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

于是Brian转而搭上对方贴着他的手臂,轻轻地抚弄,仿佛在安慰此人的情绪。似乎这个方法是有效的,对方并没有进一步地伤害他。只是他们站在原地,身体几乎贴在一起。Brian能感到对方比他高,而他现在整个人都窝在了这个入室盗窃犯的怀里。

 

忽然之间,他感到头发在被轻轻拨弄,在对方的手指下。而温热的脸庞贴着他的脸下移到了颈窝处。

 

Brian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

难道对方不是盗窃犯,而是……

 

他不敢再想下去了,只记得那混合着麝香、薄荷和威士忌的味道,之后便记忆全无。第二天他醒来时躺在自己的床垫上,显然他的闹钟没有响起,因此错过了上午的课程。

 

他其实还对昨夜的事耿耿于怀,但有时梦不就是如此么,梦境套梦境,分不清真与假,虚与实。他还模糊记得梦里是个男人,忽略了之前那些可怖的景象,这太糟糕了。但不都说梦是反的吗?于是这一切就被他抛到了脑后。

 

 

 

下课了,Brian与同学告别,独自走在路上。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,和他最近的心情有些像。他沿着湖边步行回宿舍,靠近某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。

 

他浑身一激灵,但是对方又开始叫唤了,这次是个女人的声音。Brian发现声音源自那个久被废弃的地方。他不知道以前这里是用来干什么的,但他听别人说经常会在路过时从里面传来呻吟声,这些欲求不满的少男少女。

 

难不成是叫他进去来一场艳遇?

 

他像个拨浪鼓似地摇了摇头,把脑中的想法给甩掉。不过好奇心人皆有之,这大白天的会有什么事?Brian也没多想就踏进了那个地方。

 

没有门,只有半月形的几个门洞矗立着。里面的环境显然非常糟糕,到处都是厚重的灰尘和蜘蛛网,东西凌乱地堆放着,已不见本来面目。在里面随意地晃了一圈,Brian发现他进来之后那个呼唤他的女声却消失了。

 

或许是错觉吧,最近他的状态实在太差劲了。

 

一个脖子上有着刀口的女人出现在他眼所不及的背后,慢慢朝他移动。

 

天空中响起打雷的轰鸣,Brian急匆匆地跑出这个破旧的地方,奔往宿舍。那个女人只得无奈地停下来,似乎她被困在了这里,无法逃出。而她颈上的刀口有着鲜红的血迹,却已然干涸。

 

Brian不知道这里才是那位自杀女教师断气的地方。

 

尽管Brian已经跑得够快,但那个破地方离宿舍实在有些远,当他终于抵达Medenham大厅时,身上已经湿透了,雨水顺着他的身体滴到地上。

 

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

Brian的心一悸,今天他碰到的惊吓已经够多了。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消停?

 

他根本不管是谁拍的他,拔腿就跑,快要接近房间的时候,倏然一个金发小女孩映入他的眼帘。对方身着几百年前的蓬蓬裙,朝他慢慢走过来。这当然不会是什么复古造型了,看来最近在他身上发生什么都不会奇怪了。

 

小女孩走到他面前,朝他张开双手,干干净净的指尖顷刻间布满了血。对方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!

 

Brian奋力挣扎,总算逃脱了对方的钳制,毕竟一个小女孩的力量比起一名成年男子还是微乎其微的。Brian嘭的关上了门。对方没再通过什么奇怪的法门追进来。

 

当晚的梦里,他看清了曾经梦过的那个上吊的女人,难道就是他今天遇到的那个小女孩吗?她们都拥有卷又小又密集的金发。他注意死了的那个女人手指上也布满了血迹。

 

Brian不敢想象他以后还会遇到什么,这一系列的噩梦已让他筋疲力尽。不过马上,他就会知道了。

 

 

 

PS:此章又名学妹遇鬼记

 


评论(18)
热度(11)
© 应如故 | Powered by LOFTER